品聊斋百科

广告

鬼压老头,老头咬鬼谁输谁赢?

2011-12-21 16:04:08 本文行家:段钱龙

人都怕鬼,可是张老头却敢咬鬼,于是人咬鬼,鬼咬人,究竟谁更胜一筹呢?

       

手绘手绘

     张老头,今年快七十了,身体健壮地牛似的,没事耍弄几下子,大清早地出去徒步个几十里,回来硬是神清气爽,脸不红,气不喘地说:“老婆子,来两碗稀饭我吃。”张老头的老婆子比张老头小几岁,精神头也还好,但是和老张一比,就看出张老婆子的不会保养来了。皱纹褶成山沟沟呢,头发都白了很多了。老两口感情好着呢。

  张老头中午有个睡觉的习惯,时常叫家下人不要去打扰。某一天,老头迷迷糊糊的地正要睡去,朦胧间瞥见有一个女人拉开门帘进来了。这个女人用白布包着头,穿着麻布衣服,脚步轻盈,径直朝内室走去。张老头觉得好奇怪,怀疑是邻居家的女人来串门,也就没有问,问啥?女人家的事,不问也知道就那么回事。可又想,哎呀,不对啊,哪有穿着这样衣服到人家来拜访的道理?这不合常理啊。这不是咒我们家人吗?但又转而一想,是不是有什么自己不明白的事情啊。张老头脑袋在枕边转了好几圈,硬是没想出来。张老头是个有耐性的人,他一考虑着,非要想个明白才行。只是这个女人可不管那么多,她已经从里面出来了。这时,他才认真地看了看,这个女人大约三十来岁,脸色又黄又肿,长的真是难看,张老头想没有少妇那种水水的,滋润的感觉,眉眼都挤到一块去了,再加上那稀疏零乱的头发,看了令人害怕。老头又好奇又紧张,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么,他想,就等等再问。这个女人在房间走来走去,这里看看,那里摸摸,渐渐地走到床边来了,眼看就要闻到老头身上来了。老头觉得这女人实在是有问题,明摆着不是良家女嘛。他也就假装睡觉,想让她自己乖乖地出去。

  没想到,这个女人提起自己的裙子直接跨上床压在老头身上,老头顿时觉得三百多斤压在身上,好重啊,看不出这女的有这么重,心想,肯定是见鬼了。张老头抬手,手却像被绑住了一样,根本动弹不得。他想完了完了,要被压死了,他就用脚踢,可脚也不听使唤,就象痿缩了没力气一样根本不能动。老头这下急了,难不成真要被这鬼给灭了不成?他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拼命喊,但喉咙也出不了声……老头急了,这下子真的完蛋了,这样重,又说不了话,脚又踢不得,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这鬼压死。情况万分危急啊,可是可怜的张老头,只能静观其变了。时间过的很慢,张老头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有如累病的牛似地喘着气,时间停止了吗?为什么这么安静?似乎过了很久很久,这个女人用她尖尖地嘴凑了过来了,她要嗅老头的脸了,老头的颧骨、鼻子、眉毛、额头一个都不放过,老头觉得她的尖嘴冰冷冰冷地,呼出的气刺入骨髓,冷的直想打哆嗦了。突然灵光一闪,老头脑子里开出智慧的花来,他想到可以有一办法制服她——等到她闻到他的额头时,立即用牙齿咬住这鬼的下巴。老头越想越兴奋,不久,果然闻到他的额头来,老头子集中全身的力气发威,用力咬鬼的下巴,用力过猛,牙齿都陷到鬼的肉里面去了,女鬼痛的哇哇直叫,立刻放下这老头,边挣扎边嚎叫,老头子越发用力咬着不放松。老头只觉得满嘴是血,连自己的脸上都有了,血顺着老头的脖子流到枕头边去了,但他始终不松口。他想啊,就一口气把她咬死,谁让她这么不守妇道?没事跑人家家干么?两人正打斗着,忽然听到了外面夫人的声音,他急忙就喊起来:“有鬼啊,老婆子,快来抓啊。”等他一松嘴,鬼就飘着走了,一下子不见了。

  等到夫人跑进来时,什么都看不见,夫人就笑着说:“老头子,我说你啊,一把年纪了还这么顽皮!”“你不信啊,我不骗你咧,真的有鬼啊。”“哪里有啊,根本什么都没看见啊,我看你是老眼昏花吧,哈哈哈。”“真的,刚才都还在啊,不相信,你看这里。”老头就把那流出来的血给夫人看,可是老两口子查来查去,没看到有血,只见枕头边,被子上,就和屋漏时屋顶流下的脏水一样又黄又粘,到处都是。老头趴下去闻了闻,臭的要命。他用力深呼吸,再闻一下,吐到胆汁都出来了,后来老头子看到喝的水有点茶垢都有反应。过了好几天,老头用手挡着嘴呼口气出来,发现自己的嘴里依然还臭哄哄的。

分享:
标签: 品聊斋 咬鬼 秋雨轩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